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政府
沙市美景

《沙市地名故事》序

来源:区政府办,被阅读855次,日期:2017-12-06【打印】【关闭窗口
  

全国第二次地名普查,细致深入,挖掘出了很多地名故事和地名文化。而此前诸多《地名志》对于一些名胜、景点及自然村的介绍都仅为一句话:“因姓氏集居而得名。”在地名普查成果转化时,回望,通览,思考,觉得沙市地名和本书其实就是一部博大精深的地名文化,丰富多彩,趣味横溢。

本书不是供研究考证而查找的《地名志》或《地名辞典》,而是可以摆在街道社区和乡镇村组图书室供大众阅读的普及性文化读本。

沙市得名历史久远。公元前689年楚文王迁都于郢后,沙市即为其外港,初名津或江津。汉至西晋易名津乡。东晋至隋复名江津。唐代,始改称沙头、沙头市,简称沙市。宋代始称沙市为镇,号为“三楚名镇,通南北诸省,贾客云集,蜀舟吴船必经于此”。明代沙市颇为繁荣。清代沙市先后称沙市镇、沙市巡司、沙市讯。甲午战争之后,沙市被迫辟为通商口岸。民国时期,沙市仍称沙市镇或沙市讯。1949年7月,沙市解放,从江陵县划出。

沙市地名历史印迹鲜明。民间传说“便河桥”原为方便卞和而修,因为他为献玉被砍断了腿。“春秋阁”是用以纪念关羽夜读《春秋》的原山陕会馆之古戏台。“迎禧街”是刘备东吴招亲娶孙夫人回荆州时,诸葛亮张灯结彩率文武百官列队欢迎之地,有三国文化印迹。“胜利街”是庆祝祖国解放。等等,都有鲜明而深刻的历史时代印迹。

沙市地名里所包含的传达给人们的,都是温馨、和谐、团结、向善的正能量。即使是像杜甫在沙市完全是寄人篱下,强颜欢笑,赋闲多年,囊中羞涩,但沙市人民热爱他,以他命名“杜甫巷”,还产生了后来“豆腐巷”之类的笑话,有趣呀!再像郊区的什么“老台”“新台”“老场”“新场”“三房台”等,都是族人兄弟之间比拼的结果,哪一个名字不显示出、不闪耀着乐观向上、奋斗拼搏的乐趣和光辉呢?

沙市地名文化味浓郁。人民尊重文化,崇尚文化,青莲巷、杜工部巷就是最好的见证。虽然没有考证到确切的命名时间,但它一直存在着,流传至今,可见李白、杜甫当年在沙市活动时间之长,影响之大,受欢迎程度之深;也说明沙市人的文化底蕴之深厚,早已成为诗的肥沃土壤。

沙市地名具有人民性。周梁玉桥是为纪念修桥的工匠师傅。豉湖的命名,缘于东汉末年沙市豆豉老板徐母捐赠家财做善事,因其没有后人,请官府保护她的坟地不被乱挖。荆州牧刘表很感动,也很慷慨,索性把一个她取水的湖命名为“豉湖”。为尊重历史文化,为传承和弘扬地名文化所包含的激励性的正能量,又接连派生命名豉湖渠、豉湖路。现在全国规范地名,明文规定不能以人名和企业命名,而“豉湖”可能是中国史上最早以企业命名的。还有岑河“王跛子口”,是纪念为救学生而牺牲生命的王跛子先生。这些地名,都为平民而命,用以表彰先进,激励他人,鼓励后人,见贤思齐。

沙市地名具有激励性。太岳路、太师渊,是为纪念张居正。中山路纪念孙中山。都用以树立伟人形象,激励他人,鼓励后人,树立远大理想,造福于民。

沙市地名具有包容性。个人,城市,乃至国家都要具有包容性。美国有“唐人街”,上海有南京路、荆州路、沙市路。沙市也有山陕会馆、宁波会馆等。沙市之所以成为三楚名镇,享有“小汉口”之称,商业繁荣乃重要原因。单说九十埠,即今胜利街,商铺林立。清人刘献廷在《广阳杂记》中,曾称明末时期的沙市曾经为“列巷九十九条,每行占一巷”,堪与京师(今北京)、姑苏(今苏州)相媲美。这些商业也并非政府导引,而是“堂”和“会馆”起了助推作用。外来商会馆如山陕、豫章、新安、金陵、晴川、中州、孤厐等等,为沙市的辉煌作出了很大贡献。

沙市地名是水文化总和。沙市因“因水而生,因水而美,因水而兴”,是楚地威尼斯。有人甚至说,沙市像船形,就像停靠在江边的一艘巨大的船,文星楼就是它的桅杆,时刻航行在历史的进程中,驶向诗与远方。

市区内,河渠纵横交错,渊湖星罗棋布。郊区几乎全是因水命名的自然村庄,如:台、垸、堤、岭、湾、口、岸、渠、坡、港、洋、桥等。“台”是挖土填堆而成,用来防水患的。家家户户填台基,就形成了大的村庄,如:肖家台、杨家台等。有些创立村庄的人聪明,他第一户就选择地势稍高一点的堤、岭、坡,就不用填台基了。有些实在没有高地,填了台基还有危险,那就用土挽一个高高的垸子,即围堤,且水涨堤高,把村庄围在垸子里,像一个大摇篮。人们自发地防洪、排涝、抗旱、行路、通航等,这可以追溯到楚庄王时楚令尹开“云梦通渠”,同时主张“堤防湖浦,收九泽之利”。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荆楚自古多水,今人叫水窝子、水袋子,于是就有很多水口子。在人水之争中,“江山多胜迹,风骚贯古今”,留下了一道道亮丽的人文风景线,如唐代观音矶、明代万寿塔等等。

荆楚的千里沃土奠定了楚庄王称雄争霸问鼎中原的基石,产生了可与古希腊文化媲美的楚文化。《周易》说“润万物者莫润乎水”,“上善若水”,荆州水文化孕育了楚文化,又滋养了三国文化、岑河三相文化、岑参文化、居正文化等等。

了解一下地名文化,才知道,原来我们的脚下竟这般神奇美好,我们家乡的人文历史竟这般厚重,我们的祖先竟这般智慧能干。

本书作者众多,都是沙市文化前辈。他们有的擅长文字,有的精于史地,有的文史兼长。他们热爱沙市,关注沙市,研究沙市。这本书,是他们献给沙市的心血成果,成为我们的精神食粮,我们衷心地感谢他们。

《人民日报》曾发文说《地名是游子回家的路》。不管你走到或是漂流到天涯海角,可一站在沙市任意一块路牌下,你就会有一种回家的温馨感觉。

历史发展一日千里,有些街巷村庄如今已不复存在了;但地名永在,地名故事永在,那么,乡愁就永在,美好就永在了。我们要用好地名趣事这本书,让乡人口口相传,讲给后人听;让导游津津乐道,讲给游客听——让更多人感受到家乡的美好!这样,才能凝聚沙市力量,汇聚沙市智慧,齐聚沙市梦想,奔向中华民族的“梦与远方”。

(作者系沙市区人民政府区长 黄勇)